卖方机构对其是否履行了适当性义务承担举证责任-王宝宝-上市公司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古田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卖方风险-卖方机构对其是否履行了适当性义务承担举证责任

生化危机2重制版

業內人士認為,《紀要》的發佈將對金融消費者購買產品、維護權益產生重要影響。《紀要》為解決適當性難題給出指引,重視對投資者的保護,強調賣方機構賠償損失、舉證等方面的責任,將給資管行業帶來深遠影響,敦促資管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等更加盡心盡責,履行適當性義務,將逐步改變金融消費領域的生態,推動形成公開、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和市場秩序。

關於舉證責任分配,《紀要》指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賣方機構對其是否履行了適當性義務承擔舉證責任。賣方機構不能提供其已經建立了金融產品(或者服務)的風險評估及相應管理制度,對金融消費者的風險認知、風險偏好和風險承受能力進行了測試,向金融消費者告知產品(或者服務)的收益和主要風險因素等相關證據的,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後果。

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正式發佈了《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以下簡稱《紀要》),金融部分包括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證券、營業信託、財產保險、票據糾紛案件審理5個方面的內容,《紀要》對其中的一些爭議問題統一了裁判思路。其中,第五部分「關於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審理」,明確了適當性義務、法律適用規則、責任主體、舉證責任分配、告知說明義務、損失賠償數額、免責事由等7個方面內容,在資管行業引起關注。

《紀要》表示,賣方機構承擔適當性義務的目的是為了確保金融消費者能夠在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的基礎上作出自主決定,並承受由此產生的收益和風險。

關於損失賠償數額的確定,《紀要》稱,實際損失為損失的本金和利息,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佈的同期同類存款基準利率計算。同時,賣方機構的行為構成欺詐的,對金融消費者提出賠償其支付金錢總額的利息損失請求,應當注意區分不同情況進行處理。例如,合同文本雖然沒有關於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約定,但金融消費者能夠提供證據證明產品發行的廣告宣傳資料中載明了預期收益率、業績比較基準或者類似表述的,應當將宣傳資料作為合同文本的組成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紀要》指出,賣方機構簡單地以金融消費者手寫了諸如「本人明確知悉可能存在本金損失風險」等內容主張其已經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不能提供其他相關證據的,人民法院對其抗辯理由不予支持。

關於賣方機構的免責事由,《紀要》指出,因金融消費者故意提供虛假信息、拒絕聽取賣方機構的建議等自身原因導致其購買產品或者接受服務不適當,賣方機構請求免除相應責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但金融消費者能夠證明該虛假信息的出具系賣方機構誤導的除外。

賣方機構不能證明其已經按照法律、行政法規和相關監管規定的要求履行了適當性義務的,應當對金融消費者因此所受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

賣方機構未盡適當性義務應承擔賠償責任《紀要》規定,在審理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以及金融服務提供者(簡稱賣方機構)與金融消費者之間因銷售各類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和為金融消費者參与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而引發的民商事案件中,必須堅持「賣者盡責、買者自負」原則,將金融消費者是否充分了解相關金融產品、投資活動的性質及風險並在此基礎上作出自主決定作為應當查明的案件基本事實,依法保護金融消費者的合法權益,規範賣方機構的經營行為。

賣方機構承擔舉證責任明確告知說明義務衡量標準《紀要》還對舉證責任分配、告知說明義務的衡量標準、損失賠償數額的確定、免責事由進行了規定。

對於市場關注的「告知說明義務」,《紀要》指出,人民法院應當根據產品、投資活動的風險和金融消費者的實際情況,綜合理性人能夠理解的客觀標準和金融消費者能夠理解的主觀標準來確定賣方機構是否已經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

所謂「適當性義務」,是指賣方機構在向金融消費者推介、銷售銀行理財產品、保險投資產品、信託理財產品、券商集合理財計劃、槓桿基金份額、期權及其他場外衍生品等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以及為金融消費者參与融資融券、新三板、創業板、科創板、期貨等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必須履行的了解客戶、了解產品、將適當的產品(或者服務)銷售(或者提供)給適合的金融消費者等義務。

關於責任主體,《紀要》強調,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在購買金融產品過程中遭受損失的,金融消費者既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還可以根據《民法總則》第167條的規定,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同時,金融服務提供者未盡適當性義務,導致金融消費者在接受金融服務后參与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遭受損失的,金融消費者可以請求金融服務提供者承擔賠償責任。

今日关键词:腊八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