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古田县新闻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银行资产-重庆农商行在2018年明显加大了转让与核销不良贷款的力度

帝吧出征香港

而這些問題也將是重慶農商行未來必須邁過的「坎」。

一直以來,不良貸款都是發審委審核商業銀行上市時最關注的問題之一。此次重慶農商行不良貸款、逾期貸款等相關問題同樣也是發審委關注的焦點。

此前,重慶農商行於2010年12月16日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但該行的港股表現並不給力,在上市首日,開盤價為5.45港元,盤中全日最高價為5.49港元,最低價為5.06港元,最終收報5.2港元,跌幅0.95%。重慶農商行發行價為5.25港元,上市首日破發。

同時,資產端還呈現出債券和同業業務佔比較高的特徵。國泰君安在研報中稱,重慶農商行投資類資產(債券投資與同業投資)佔比接近總資產的一半,且收益率顯著高於A股其他農商行。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債券投資和傳統同業投資佔總資產比重達到46.2%,已超過貸款佔比,其相關投資收益率也高於平均水平。

同時,自2008年重慶農商行正式設立以來,每年該行都要將貸款的賬面本金與回收金額間的差額進行核銷,沖減相應的貸款減值準備。招股書和年報顯示,2014年至2018年,重慶農商行不良貸款核銷金額分別為4.09億元、7.63億元、13.24億元、15.97億元、29.86億元。其中,2018年核銷的不良貸款金額比前一年多出近一倍。

H股長期破發重慶農商行H股發行價為5.25港元,上市首日便破發。在香港上市至今將近9年的時間里,其股價大部分時間均處於破髮狀態,期間曾一度「腰斬」。

發審委要求該行說明,將幾乎大部分投資包商銀行的表內外資產均由存款保險基金提供全額保障的做法是否和其他涉及包商銀行的同行業上市銀行保持一致;未保障金額的具體內容,未納入存款保險金額的原因及合理性,表外資產部分未保障金額1.49億元不計提減值準備的依據是否充分;截至目前包商銀行的處理進展情況,是否存在重大不利變化情形;發行人與包商銀行的同業往來是否遵循了相關同業往來的法律法規和限制性條件,是否執行了必要的合規性審查等問題。

8月15日晚間,證監會官網消息,第十八屆發審委2019年第100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顯示,重慶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重慶農商行」)(首發)獲通過。

根據年報,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占不良貸款的比例為70.9%,比年初下降33.9個百分點。

資產配置上看,重慶農商行貸款佔比低。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貸款凈額為3640.26億元,佔總資產比例僅為38%,為目前上市農商行最低水平。

「此次發行的募集資金在扣除相關發行費用后的凈額將全部用於補充本行的資本金,以支持本行業務持續增長。」重慶農商行在招股書中表示。

根據年報披露的數據,2014年至2018年,重慶農商行不良貸款分別為18.87億元、26.29億元、28.73億元、33.01億元、49.26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0.78%、0.98%、0.96%、0.98%、1.29%。

2014年至2018年,該行資產總額分別為6184.49億元、7163.65億元、8027.18億元、9053.38億元、9506.18億元。尤其是在2018年以前,該行總資產幾乎保持以一年一千億的速度增長。

據悉,2018年3月,重慶農商行向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重慶市分公司轉讓不良貸款共17筆,轉讓價格總計1.9億元。該行表示,不良貸款處置受讓方非該行的關聯方。

重慶農商行也在年報中表示,過去一年裡,該行加大對製造業轉型升級、戰略性新興產業等信貸支持力度,主動壓降同業理財投資規模,傾斜金融資源服務實體經濟。

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總股本為100億股。其中,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集團、重慶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重慶交通旅遊投資集團以及隆鑫控股有限公司分別持有該行9.98%、7.87%、5.89%和5.7%的股份,為該行前四大股東。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發審委還對重慶農商行與包商銀行的同業往來表示關注。據悉,截至2019年5月,重慶農商行存在涉及包商銀行的表內和表外資產,已對涉及包商銀行往來表內資產的未保障部分全額計提減值準備。

即便不良貸款率低於A股上市農商行平均水平,但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貸款率均呈持續上升趨勢。其中2018年上升尤其明顯,不良貸款餘額較上年末增加16.25億元,不良貸款率較上年末上升0.31個百分點。

根據審核結果公告,發審委針對重慶農商行不良貸款「雙升」、逾期貸款認定標準、與包商銀行同業往來的處理進展等問題要求其詳細說明。

這意味着,重慶農商行即將成為第34家A股上市銀行,同時也是全國首家「A+H」股農商行、第12家「A+H」上市銀行。

某券商分析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香港銀行股估值普遍比內地銀行股低,破發也時有發生,這和港股投資者的投資理念和估值體系有關。這種情況不止涉及銀行股,非銀標的也普遍存在。

根據招股書,重慶農商行A股擬上市地點為上交所,擬發行不超過13.57億股A股,占發行后總股本的11.95%。

據招股書披露,自設立以來,重慶農商行主要通過轉讓及核銷的方式處置不良貸款。值得關注的是,或許為了能夠成功在A股上市,重慶農商行在2018年明顯加大了轉讓與核銷不良貸款的力度。

不過,在當前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及監管要求加大對實體經濟貸款投放力度的背景下,重慶農商行無疑需要進一步調整資產結構。

上述券商分析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內資股指的是向境內投資人發行的以人民幣認購的股份,內資股不能在港交所交易,但可以在場外轉讓。但在重慶農商行A股上市后,將近8萬名內資股股東持有的內資股可以正常交易,增加流動性,估值也會提升,對內資股股東來說是利好。

Wind數據顯示,重慶農商行在香港上市至今將近9年的時間里,其股價大部分時間都處於破髮狀態。截至2019年8月16日收盤,重慶農商行股價報收於3.94港元。

而國泰君安認為,獲得高收益的主要原因與其資產配置偏好相關。債券投資中,重慶農商行企業債投資佔比35%,為可比同業中最高;同業投資中,其投向非銀機構的同業拆借最多,風險偏好較可比同業更高,因此具有更高收益率。

截至目前,除去已經過會的重慶農商行,在A股和H股同時上市的包括國有五大行,招商銀行、民生銀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四家股份制銀行,鄭州銀行和青島銀行兩家城商行,另有已經在H股上市的郵儲銀行、浙商銀行、重慶銀行、廣州農商行依然在排隊等待回歸A股。

因此,發審委要求重慶農商行就不良貸款餘額及不良貸款率逐年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貸款率低於全國平均水平,且與上市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呈逐年下降的趨勢相反的原因及合理性,對不良貸款計提減值準備的政策,報告期不良貸款減值準備政策的調整情況和履行的決策程序等進行說明。

發審委指出,2018年重慶農商行發生了3次不良貸款轉讓和核銷。而該行2018年之前從未進行不良貸款轉讓,因此要求其說明2018年進行債權轉讓的原因及合理性,交易對手方是否屬於關聯方,以及不良貸款轉讓的定價政策、依據,定價是否公允。

「各類資產收益率上看,重慶農商行貸款收益率不佔優,但債券和同業投資收益率顯著優於可比同業。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貸款收益率為5.38%,在可比同業中排名倒數第三。債券和同業資產收益率分別為4.73%和4.7%,為上市農商行中最高,尤其是同業資產收益率優勢異常顯著。」國泰君安進一步指出。

而今年6月,其資產規模已突破萬億元大關,成為全國唯一一家總資產過萬億的農商行。

該行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非境外上市股東(內資股股東)達79900戶;H股登記股東1316戶。這些內資股股東之中,法人股東為持股主力,持股比例達59.24%;非職工自然人股東共持有約14億多股,職工自然人股東持有約1.5億股。

同業資產佔比較高在資產端,重慶農商行呈現出債券和同業業務佔比較高的特徵。該行投資類資產(債券投資與同業投資)佔比接近總資產的一半,且收益率顯著高於A股其他農商行。

此外,發審委還表示,截至2018年末,重慶農商行逾期貸款總額60%以上為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發審委認為重慶農商行逾期90天以上而未劃分為不良的貸款餘額、各期末重組貸款餘額波動較大,並要求其詳細說明報告期內各期存在部分逾期90天以上貸款未劃分為不良的原因,依據是否充分,與同行業上市農商行相比是否一致,差異原因及合理性等問題。

排隊近600個日夜,重慶農商行終於叩開了A股市場的大門。

不良「雙升」引關注發審委要求重慶農商行就不良貸款餘額及不良貸款率逐年上升的原因及合理性,對報告期不良貸款減值準備政策的調整情況和履行的決策程序等進行說明。

該行曾在招股書中對部分逾期90天以上貸款未認定為不良貸款一事解釋稱:「部分貸款的債務人、擔保人已與本行達成了一致的風險化解方案,風險分類納入方案統一安排;部分貸款的逾期時間未達到本行五級分類標準中次級類、可疑類及損失類對逾期期限的要求。」

根據證監會發佈的申請企業情況,截至8月8日,尚有12家擬登陸上交所主板的銀行在排隊,而按受理日期先後順序,重慶農商行只排在第五,浙商銀行、廈門銀行等受理日期都更早。因此,重慶農商行此次上會算是「後來居上」。

今日关键词:高空抛物明确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