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古田县新闻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马军哨所-马军武夫妻两人在军武哨所任劳任怨

周星驰否认已婚

從那時起,邊境線上多了一個身影,登12米木質瞭望塔俯瞰邊境、觀察分水閘、看水、牽着狗在巡邊路上巡邏……這是馬軍武每天要做的事情。巡邊孤獨,幾乎數月見不到人,實在寂寞難耐,馬軍武就去樹林里轉轉,吼上兩聲。巡邊路長,馬軍武帶着幾個饃饃,餓了啃幾口,渴了喝幾口河水。冬天饃饃被凍的硬邦邦,一咬一口冰碴子,馬軍武一口饃饃一口雪往下咽。軍武哨所位置偏僻,自然環境也很惡劣。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十師一八五團位於阿爾泰山西南邊緣的國境線上,被稱為「西北邊境第一團」,一條阿拉克別克河橫亘在中國與哈薩克斯坦兩國之間。被譽為「西北民兵第一夫妻哨」的軍武哨所就坐落在這裏。哨所的男主人叫馬軍武,是一八五團水管所職工,女主人叫張正美。1988年以來,馬軍武夫妻二人克服艱苦的生存環境,忍受寂寞,以哨所為家,風雨無阻地在邊境線巡邊、守水、護林。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2015年,軍武哨所前的院子建成了「中華」字樣。隨着一八五團對紅色旅遊資源不斷開發,西北邊境第一連、軍武哨所、抗洪守土紀念館等景點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哨所也成為了遊客來這裏的「必游之處」。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2017年,軍武哨所配備了新一批護邊員,從此,兩個人的相依為命變成一群人的守護。在馬軍武夫妻帶領下,軍武哨所創造了31年來從未發生一起違法邊防政策和涉外事件的記錄。「有我們一八五團的人民在這裏,請祖國放心,一定會安全!」馬軍武說。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困難與戍邊守土相比,馬軍武說:「困難總能克服,邊防線總要有人來守,界河總要有人看。守住了界河,就是守住了國土!」「割不斷的國土情,難不倒的兵團人,攻不破的邊防線,摧不垮的軍墾魂。」這句話根植在馬軍武心中,成為他不變的初心。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1988年4月,阿拉克別克河發生特大融雪性洪水,一八五團用以灌溉引水的桑德克龍口被衝垮,按照國際慣例,如果任憑界河改道,界河以東、自然溝以西55.5平方公里國土將划鄰國所有。一八五團和第十師兄弟單位幹部職工連續奮戰16個晝夜,終於將堤壩的巨大潰口攔堵,讓河水重歸故道,保住了國土。年僅19歲的馬軍武作為兵團民兵,參加了這次驚心動魄的保護國土的戰鬥,護土守邊的思想種子在他心底萌生。那次洪水后,一八五團決定在這裏增設一名民兵骨幹常年駐守桑德克龍口,監測水情、河道,守護堤壩,巡視界河。馬軍武毅然選擇留下,成為這個哨所的第一個護邊員。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幸運總會眷戀無私付出的人,水性極好的馬軍武在一處水流較穩處拽住岸邊的樹枝游上了岸。看着眼前的馬軍武,張正美悲喜交加,撲到他懷裡嚎啕大哭,馬軍武拍着妻子的後背說:「我回來了,沒事了,沒事了。」類似的險情已經記不得經歷過多少次。諸多的困難和挫折,張正美想過離開,但丈夫的堅韌影響着她。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從此,一年四季,黨徽一直戴在兩個人胸前。「入黨是我們一直的夢想。以後更要以黨員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馬軍武夫妻說。一八五團水管所黨支部書記劉新亮評價馬軍武夫妻,「馬軍武夫妻兩人在軍武哨所任勞任怨,在平凡又特殊的崗位上始終堅守,發揮着黨員先鋒模範作用,更體現了兵團人無私奉獻的優秀品質。」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2014年4月2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視察工作。馬軍武作為駐守在邊境一線的兵團民兵受到了總書記接見,他彙報了自己和妻子堅守在軍武哨所屯墾戍邊26年、建設夫妻哨所的故事。總書記感嘆:「真了不起,我非常敬佩你們。」在馬軍武心裏,這讚美並不僅屬於他,而是屬於整個兵團人。發言最後,他鄭重向總書記承諾:「請總書記放心,我會一生一世在哨所守護下去。一生只做一件事,我為祖國當衛士!」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1990年,經人介紹,張正美與馬軍武相識,1992年1月,張正美嫁給馬軍武,搬到了軍武哨所,從此馬軍武的哨所生活中多了一個陪伴的身影。但對張正美來說,她的生活中多了一份擔憂。「每到春季,界河常會出現險情。」張正美說。1995年5月,界河發生汛情,衝垮了上游一棵大樹,大樹橫插在堤壩的麻袋上,不僅容易旋走麻袋,還會堵塞河道,隨時有決堤危險。馬軍武划著一個由3個輪胎製作成的簡易皮筏子前去處理汛情,一個大浪衝來,皮筏子被掀翻了,馬軍武不見蹤影。這些都被張正美看在眼裡,來不及多想,她沿着河道向下游跑去,邊跑邊喊馬軍武的名字。「我只想他活着。」回憶起當時的險情,張正美哽咽了。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每天清晨,馬軍武夫妻倆會將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升起在祖國的邊防線。2010年7月1日,馬軍武加入中國共產黨。2013年7月1日,張正美也成為黨員。宣誓入黨當天,站在黨旗前,馬軍武親手為張正美戴上黨徽,「好光榮!」張正美激動地說。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近年來,軍武哨所的條件逐漸改善。2006年,新哨所建成,兩人告別土坯房,幾個月後新哨所通電;2008年,新的20米瞭望塔建成,可以看得更高更遠;2010年,軍武哨所前通了水泥路。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馬軍武展示用來防止蚊蟲叮咬的「裝備」。在這裏生活的人都說,一年可能會「死」四次:春天被洪水嚇死,夏天被蚊蟲咬死,秋天被風沙刮死,冬天被冰雪凍死。夏季,這裏作為世界四大蚊蟲聚集地之一,一種名為「小咬」的蟲子肆虐,能將牲口咬死,巡邏時為防止叮咬,馬軍武會用一塊在柴油中浸過的紗布頂在頭上,臉上時常被燒得火辣辣;冬季,氣溫近零下40度,狂風暴雪頻發,冰雪封路長達半年,與世隔絕。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成為黨員,兩人更加積極,做好巡邊、守水、護林本職工作的同時,對身邊群眾也更熱心相助。「以前,守邊護邊是因為熱愛這片土地;現在,更多的是對黨和政府的感恩。」馬軍武說。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巡邊之後,馬軍武經常在哨所旁的抗洪守土紀念館向遊客義務講述抗洪守土故事、宣傳邊境管理法規、弘揚兵團精神。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而在馬軍武心中,妻子無怨無悔的支持和陪伴是他堅持的有力支柱。一個人難忍寂寞,兩個人的相依為命,讓他們戍邊守土的初心更加堅定。性格內斂的馬軍武很少將「愛」掛在嘴邊,一年婦女節,已經在外開會21天的馬軍武給張正美髮了個短訊:「老婆,節日快樂,辛苦了!想你的老公。」看到這些,張正美哭了,「他從來不說漂亮話,這次是真的想她了,想家了。」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是愛人用堅強的臂膀為我撐起,每當我堅持不了要倒下時,他都用那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拉着我。既然不能走,咱們就快樂堅強的生活,守好祖國的邊防和國土。」張正美說。中國網記者 倫曉璇 攝

如今,馬軍武夫妻的故事漸漸被人們熟知,經常會有遊客認出馬軍武,熱情地拉着他合影。「導遊特意介紹了你的故事,為祖國戍邊,非常偉大!」遊客向馬軍武豎起大拇指,每當這時,馬軍武只是靦腆地笑笑。在他看來,自己做的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只是把分內的事情做好。而這些「分內」的事情,他與張正美要繼續堅守着。

今日关键词:晋江文学城停更